点击关闭

资讯指数-赖导于一九八八年凭其作《暗恋桃花源》在台湾获「文艺奖」-永丰新闻

  • 时间:

图解电影被判侵权

賴聲川的八個小時長篇話劇《如夢之夢》由馮蔚衡聯合執導,香港話劇團演出,今年七月二十八日於西九文化區載譽重演。賴導於一九八八年憑其作《暗戀桃花源》在台灣獲「文藝獎」。其後他親自把該作改編及拍攝為電影,於一九九二年獲第五屆東京國際電影節青年導演銀獎。

圖:顧香蘭(蘇玉華飾)與伯爵看湖卻「看見自己」\Carmen So攝

《暗戀桃花源》是我最愛的話劇電影,此劇有不少元素重現在《如夢之夢》,例如戲劇主人公在病榻上面對死亡、戰爭與戀愛、跨年代的時空交錯等。後者採用新穎獨特的舞台設計,把演員的活動空間延伸到觀眾席,演員甚至圍着觀眾走。舞台設計方面,後者比前者優勝。可是時空交錯的意境及氣韻方面,後者卻不及前者精緻。

賴導的男性主觀視點在兩劇中均顯得氣勢不凡,在《暗戀桃花源》中無損林青霞所展露的女性素質。雖然蘇玉華在《如夢之夢》中魅力沒法擋,戰前上海青樓的繁華及名妓的智慧卻是有點模糊。我想這是可憑場面調度駕馭的。反正舞台的環迴設計,已把觀眾置於舞台中央,倒不如把青樓的戲呈現在四邊,妝閣置於主戲台,而劇場兩旁的走廊,正好就是青樓的迴廊,迂迴婉轉,引導着官人見小姐。妝閣中伯爵與女主角的初夜戲很重要,不能埋在又長又窄的旁邊走道上,也不能讓單一句「醉雞」的台詞埋沒一代名妓的才智。

《暗戀桃花源》中的病榻有具體的象徵意義,展示生離死別的無奈與悲苦,在戲劇主人公互動下,人物漸漸進入情緒高點。《如夢之夢》亦嘗試為病床戲加插象徵意義,如燃點蠟燭作為啟動劇中人說故事的儀式,製造懸念。此劇以「講」及「聽」故事作為主骨幹,引發出層層深入的回憶片段戲中戲。可是因為病人與劇中聽故事的人之間的關係,並沒有戲劇衝突元素,所以這個象徵手段發揮不到功效。而且這種環節的篇幅頗長,有損劇情發展的步調,有點可惜。

今日关键词:郎朗晒给老婆夹菜